相见时难别亦难 —记原三中57届高三乙班毕业60周年聚会(刘景清)
   校友动态   2017-06-12   310 【编辑:陈霞 来源:本站原创】

我们是无锡市第三中学(现无锡市第三高级中学)一九五七届高三乙班的毕业生。屈指数来,中学毕业已经六十个年头矣!六十花甲子,是个值得庆贺的好日子;更何况是高中毕业六十周年,那就更有纪念意义了。


今年五月中旬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我们二十几位当年的意气风发、不谙世事的同班同学,如今的白发苍苍、饱经沧桑的八十老人,相会在无锡,相聚在母校。我敢说,这是一条罕有其匹的新闻,一件终身难忘的盛事。


感慨万千,真的不知从何说起。行吟之间,晚唐大诗人李商隐《无题》诗的名句——“相见时难别亦难”忽然灵光显现,我的思绪也因此而豁然开朗了。


一九五七年是个特殊的年代,它注定要被历史反复提起。我们一脚跨出中学大门,不管你是升学、就业或回家务农,都躲不开“阶级斗争”的急风暴雨。反右派运动、大跃进、反右倾、文化大革命……一天也没有消停过。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把我们这些学生子整得犹如惊弓之鸟,自顾不暇,“相忘于江湖”,彼此大多失去了联系。直到摆脱了江湖的纷争和职场的羁绊,退休了,当年“相濡以沫”的同窗友情才那么执拗地耿耿于怀,时入梦境。于是便打听起彼此的下落来,于是便有了二00七年的上海聚会。聚会仪式是在夏同学(以下皆以“同学”称)寓居的别墅会所举行的,并向与会的同学赠送了两本书,一本是由费同学提供赞助出版的《纪念册》,一本是刘同学的《敝帚集》。相聚自然充满了欢声笑语。大多数同学是中学毕业五十年后第一次见面,握手之间,眼神在彼此的脸上久久停留,寻找当年青春的模样,感叹时光老人的无情“杰作”。所幸所喜的是,经过五十年的大浪淘沙,我们全班同学没有一个沉沦、掉队或落马!


也许那时我们还不算太老,心态都比较年轻,分手握别时,心里说的是“后会有期”。弹指一挥间,时光又过去了十年。其间,我们老同学也有多次小聚,传递同学之间的消息,感叹某某同学撒手归西。去年李同学来上海探亲,在老同学小聚的饭桌上,我们商定,明年是高中毕业六十周年,特别有纪念意义,而且我们都将步入八十高龄,以后相聚的机会不会太多了,因此要举办一次大聚会,而且要在母校举行。我们委托李同学回无锡后即着手筹办此次盛会。


李同学是一个办事认真、全心全意的人。在他的主持下,成立了一个筹备组。然后动用他们的各种社会资源,为聚会提供住宿、餐饮、会场,省事又省钱。在他们的通力合作下,老同学的大聚会如期举行。


我们借雪浪镇党校作为集合点。当我走进会场,环顾四周,不禁笑意填满了额头的皱纹。如今健在的、能来的老同学都来了。脸色黝黑的王同学从兰州来了,温文尔雅的钱同学从北京来了,“白面书生”陆同学从南昌来了,昂首挺胸的莫同学从南京来了,形象俊拔的朱同学从常州来了……其中钱同学、陆同学、邓同学还是六十年来初次见面。我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年的课堂里,只是稚嫩的朱颜变成了一张张沟壑纵横的老脸。这是个开放的百无禁忌的“课堂”:有高声喧哗的,有窃窃私语的,有谈笑风生的,有语惊四座的……要不是李同学再三提请大家“安静”,听他嘶哑着嗓子报告大聚会的筹办过程,“无轨电车”还不知要开到哪里才会刹车。大家对李同学的报告报以热烈的掌声,以表达大家真诚的感激之情。


“五七届高三乙班庆祝毕业六十周年校友联谊会”的联谊活动,是在母校的会议室举行的。我们的母校已从羊腰弯迁往新址,我们原来上课的“解放楼”和住宿的“幸福楼”当然也已不复存在。新校舍自然要比原来的气魄得多。略带感伤的怀旧情绪也就被新的精神振奋所取代了。现任王校长亲切接待了我们,并和我们座谈。他为我们这些已经毕业六十年的“老学生”至今还时时惦记着母校的情怀所感动,为三中有这样一群毕业生而骄傲。他胸有成竹地侃侃而谈三高中的未来,一定会秉承前贤的办学理念,并创新发展,在教师队伍建设和开拓优质生源两方面同时发力,使学校更有竞争力。这不正是我们今天执意要在母校聚会的心愿和目的所在吗?我们以长时间的鼓掌,来表达我们对王校长的热情接待和为母校发展作出贡献的衷心感谢。在陈同学代表我们这些老学生致答词后,我们把一幅由刘同学撰文、书法家朱同学书写的题词赠送给母校。题词写道:“您是大树,我们曾经是小鸟,在您的绿荫里歌唱;您是路标,我们现在是老马,在您的指引下回家。”多少表达了我们对母校的拳拳之心和殷殷之情。最后王校长和我们一起在“五七届高三乙班庆祝毕业六十周年校友联谊会”的横幅前合影,留作永久的纪念。


联谊会之后的午餐安排在“老牛窝里”饭庄。饭后我们将各自东西,仿佛这是“最后的‘午餐’”似的。我总感到气氛有点压抑。我们来这里聚餐,好像不是品尝爆虾、牛肉、羹汤之类的美味,而是在品尝离情别绪的苦涩。尤其是参加筹备工作的老陆同学、曹同学,他们硬撑着病体也一定要赶来,和难得一见的老同学们相聚。其间深情,难以言说,也使我们感动。此时此刻,毛阿敏深情演唱的《思念》,“难道你又匆匆离去,又把聚会当作一次分手”在我耳旁回响,挥之不去,再说些什么来相互安慰、相互激励呢?“二十年后再相会”?恐怕没有人做这样的美梦了。十年以后、五年以后再相聚?对于我们这些八十老人来说,也似乎过于遥远了。那么,三年以后?对,三年以后,是母校建校一百周年纪念,那时,我们一定要在母校再相聚。于是,我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,举杯,相约三年以后,再回母校参加纪念活动。说好了的,谁也不许食言!


在《纪念册》的序言中,刘同学写道:“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磨练,尝遍人生百味之后,古稀之年,回顾此生,如果在人生与社会的层面上再作一次选择,哪一段最值得留恋、最回味无穷、最情动于衷?我选择高中同学三年这一段。不知诸君有同感否?”十年之后的今天的同学大聚会,就是人同此心的最好的回答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刘景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7年6月7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IMG_6341好_副本.jpg

左为刘景清校友

上一条文章:致青春 母校情 | 周林林博士:1977,我的高考年
下一条文章: 无锡籍飞行员李平 亮相央视十九大特别节目
图文推荐
友情连接
江苏省无锡市第三高级中学 苏ICP备10006098号
地址:无锡市新吴区行创四路(锡士路)288号 邮政编码:214028
联系电话:0510-85281999 80299699 技术支持:无锡市第三高级中学信息技术部
最佳浏览分辨率:1280*768 建议采用IE9以上浏览器版本 或360浏览器极速模式浏览
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安全管理平台